赵厚麟:海外40年,为中国通信业腾飞骄傲_中国

来源:未知 2018-12-27

2014年10月23日,赵厚麟(左)当选国际电联下届秘书长后接受秘书长哈玛德·图埃的祝贺。

2018年11月1日,赵厚麟以国际电信联盟150多年历史上秘书长选举的最高票成功连任下一任秘书长。结果公布后,与会代表纷纷上前祝贺。

2003年4月10日,赵厚麟从人民邮电报社原社长魏茂洪手中接过聘书,成为本报高级顾问。 张松延/摄

2016年9月,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赵厚麟莅临人民邮电报社参观指导,并与部分记者合影。张松延/摄

2018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国际电信联盟(ITU)掌门人赵厚麟,今年回国的感觉也格外不同。“1978年10月,我有幸参加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第一批出国访问学者公开考试,被正式录取;1988年,我已经进了国际电信联盟,当上了国际职员;1998年,我选上了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化局局长;2008年,我当上了副秘书长;2018年,我成功连任秘书长。”

40年来,这位通信业的国际高官第一人,与祖国的发展步伐神奇地同步,也从海外视角见证了中国通信业的飞速发展。40年来,身在海外的赵厚麟时刻不忘祖国,不忘故乡,如今回首,更是为改革开放40年来祖国通信业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自豪。为此,赵厚麟此次回京特意在百忙之中拨冗来到人民邮电报社,与本报记者分享了他数十年来在海外远望故乡的感受。

40年感悟

祖国通信业天翻地覆

赵厚麟从20世纪70年代便开始参加我国的电信建设,后赴国际电信联盟担任职务,如今站在国际电信组织的最高位置上,他亲身经历并目睹了中国电信业发展壮大的过程,也最为直接地感受到,我国与世界电信强国的差距如何一步步缩小,进而赶超。

赵厚麟认为,我国通信业40年来实现了飞跃式发展,在诸多方面实现了全面突破。

第一是电信市场的壮大。1978年,我国电话用户普及率仅为0.38%,通信能力极度落后。“1979年,我刚到瑞士时,中国和瑞士之间的长途国际干线只有两条,往国内打一个电话,我要在瑞士的电信局机房里等半天才能接通……那时,真是盼着中国的通信业能赶快发展起来。”1998年,赵厚麟参加非洲电信展期间听到人们在惊叹,中国一年的装机容量比整个非洲过去30年装机容量的总和还要多,赵厚麟心里无比激动,因为他长期以来的愿望正在加速实现。如今,我国已成为全球信息通信的“五冠王”——拥有世界最多的固定电话、移动电话、互联网、宽带和移动宽带用户,WWW128345C0m一,建成了全球最多的4G基站和光纤端口。这已经成为赵厚麟最引以为豪的事。

第二是通信标准能力的跃升。“以前,我们都是用别人的标准,在国际市场上没有话语权,到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已经提出了自主创新的3G标准,之后我们又提出了自主研发的4G标准。在5G标准制定方面,我们已经成了第一方阵的主力军。”赵厚麟此前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对中国标准的高度认可,他认为,中国在5G研发方面处于全球认可的领先地位,中国倡导的新5G技术有望被国际电联采用为新的国际标准。不过赵厚麟也指出,虽然我国目前在核心技术方面有了一定的积累,但是,未来还要重点考虑两个方面:一是要有主导意识,要善于用自己的创新理念去引导发展的潮流;二是找到适当的方法,将创新理念转化成实际的生产力。

第三是一批强企的诞生。经过数次改革重组,我国诞生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家主要运营商,并开创了设施共享新模式,成立了中国铁塔。如今,三家主要运营商已经连续多年登上《财富》全球500强榜单,且排名在不断攀升。在制造业,我国的一批设备制造企业在20世纪90年代飞速崛起。赵厚麟依然清楚地记得,1999年2月,他刚刚当上标准化局局长,一位坦桑尼亚的朋友特意跑到他的办公室,兴奋地告诉他,坦桑尼亚很多企业已经用上了华为的设备,不仅设备质量好、价钱低,服务还很周到,华为的技术人员对坦桑尼亚客户进行了细致的使用培训和指导,让他们从此有了自己维护设备的能力,遇到普通故障时不必再四处求助。“那次我听了以后真是非常高兴,因为那时我在国际电联已经工作了12年,总是有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感觉。就是从那次以后,那种感觉再也没有了。因为我们也有了能走向全球的强企。”而近年来,我国互联网企业异军突起,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百度、小米等企业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互联网巨头。

第四是通信人才大量涌现。赵厚麟回忆称,20世纪70年代~80年代,中国专家均有一定专长,但知识老化,外语水平有限,年龄偏大。除少数人外,大部分专家无法与外国同行交流。“在会场,人们几乎一眼就能把中日专家区分开。”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情况有了很大变化。中国专家的平均年龄下降,中外专家的知识差距迅速缩小,中国专家的人数逐年增加,提交的文稿建议不断,其中大量被国际电信联盟采纳。有些中国专家还担任了研究组的课题报告人、研究组主席等职务。赵厚麟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我国通信行业的水平已经从早期的学习消化阶段进入了自主创新阶段。

第五是网络生态空前繁荣。尽管身在国外,但是赵厚麟对于中国网络时代的“新四大发明”——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等已经熟知。“我最近跟日本一位部长聊天,他提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最着急落实的一件事就是免现金,也就是做什么都能通过电子支付实现。中国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全球领先的。我现在回国消费还习惯用现金,已经落伍了。”这次回国,即使是菜摊、小吃摊都能实现电子支付,让赵厚麟赞叹不已:“互联网时代,应用的繁荣带来的是人民生活的极大便利,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美好生活啊。”

第六是消除数字鸿沟的不凡成就。赵厚麟认为,我国幅员辽阔,人口基数大,尤其是偏远地区人口众多。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国的村通工程能取得目前的成绩非常不容易。“中国在弥合数字鸿沟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也积累了很多的宝贵经验,希望能把这些经验推广到全球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帮助解决世界性的难题。”

“改革开放40年,可以说是天翻地覆。”作为常年在海外的中国人,赵厚麟谈及祖国通信事业的腾飞,满脸自豪。

40年海外

他本身就是一面镜子

40年前,几乎是与我国改革开放同一个时间,赵厚麟由教育部派遣,作为中国政府首批公派访问学者赴瑞士进修。其后的40年间,赵厚麟从国际视角目睹了中国通信业的变迁。在遥远的大洋彼岸,他个人也一次次创造了历史,代表中国人在国际电信组织的舞台上实现了一次次突破。谈及此处,赵厚麟认为他个人的发展就像是一面镜子,真实反映了祖国通信业的日益强大。

赵厚麟,1950年出生,精通英法两种语言,使用过中、英、法、西班牙、日等五国语言在重要会议上发言,现任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这样突出的能力和业绩源于他几十年来的不懈努力。

1975年,赵厚麟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毕业后到邮电部设计院(现为中讯邮电咨询设计院)长机处工作,负责传真、数据通信等非话音业务的全国网路的调研设计、设备安装、测试以及国家网络技术体制标准的制定,设计手册(电报专业部分)的编写、审定等工作。

1975年至1986年,赵厚麟在邮电部设计院从事工程技术工作,曾作为单位代表参加了负责研究各种国家电信标准的国家专家组会议。在该院工作期间,赵厚麟多次被借调到邮电部工作,参加了北京-上海-杭州干线工程等国内网络重大工程规划、设计和建设,为中国通信网的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他曾荣获邮电部授予的科技进步二等奖。

1979年至1980年,赵厚麟由教育部派遣,作为中国政府首批公派访问学者赴瑞士进修。1984年至1985年,由邮电部安排赴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留学获硕士学位。

1986年经邮电部选拔推荐,经国际电信联盟公开招聘被录用为国际电信联盟职员。赵厚麟在国际电信联盟最初担任P2级官员,属于最低级别的业务官员。此后几年连续三次晋级,1992年年底晋升到P5级别,属于业务官员中的最高级别,享有外交待遇,进入了高级官员的行列。

从这份履历的前半段,我们可以真切感受到赵厚麟当年的勤奋和坚毅,正是有了这些优秀的品质,他后来得以一次次创造历史。

1998年,赵厚麟被中国政府提名为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化局局长候选人。面对3位来自发达国家的候选人,赵厚麟凭借中国电信发展的骄人成绩和他的才干、业绩,经过三轮角逐,以压倒性优势当选,成为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化局第一位非欧洲籍局长,改变了一直由西方发达国家人士形成电联领导层的格局。2002年10月,他成功连任。

2006年,赵厚麟首轮就击败3位对手,当选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四年后,赵厚麟以唯一候选人身份在选举中高票连任。

2014年10月23日,赵厚麟以唯一候选人身份高票当选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成为国际电信联盟150年历史上首位中国籍秘书长,也成为担任联合国专门机构主要负责人的第三位中国人。

在一个多月前的11月1日,赵厚麟作为唯一候选人,获得178个参与投票的成员国的176票,以国际电信联盟历史上秘书长选举的最高票成功连任下一任秘书长。

40年海外生涯,赵厚麟在不断创造历史。每每谈到这一点,他总是先把荣誉归于祖国的强盛。赵厚麟自就任国际电联高位以来,访问了许多国家,足迹遍及全球。尽管赵厚麟是以国际电信联盟选任官员的身份进行访问的,但所到之处,从总统到部长、从企业主管到工程技术人员,都会向他称赞中国通信业的非凡成就,也会提到中国厂商大受欢迎的情况。中国人用自己的智慧、技术,为世界人民提供了优质的电信服务,作出的突出贡献得到了世界业内外人士的认可。每逢此时,赵厚麟便发自肺腑地为祖国的通信事业骄傲。

40年情缘

始终心系人民邮电

每次回国,只要有时间,赵厚麟就喜欢到人民邮电报社坐坐。这源于他几十年来的阅读偏好。“人民邮电为人民,咱们电信人读《人民邮电》报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早在20世纪80年代,赵厚麟就是《人民邮电》报科技专栏的作者。到日内瓦工作后,他仍在百忙中以人民邮电报社特约记者的身份撰写了不少优秀稿件,多次获得优秀作品奖。他目前仍是本报的高级顾问,并曾为报社专门题词——“了解中国电信业的窗口 冲向世界电信业的舞台”。

此次回京,赵厚麟又谈起了自己与人民邮电报社的情缘。赵厚麟由衷地表示,他很珍惜与报社的情缘,在几次参加竞选国际电信联盟高官职位时,都把与《人民邮电》报的情缘作为重要内容写进有关材料。对于“特约记者”这个身份,赵厚麟一直十分珍惜。他说,常给《人民邮电》报这样的权威媒体撰写稿件,对提高业务水平很有帮助。为此每次返京,他都会跟本报记者聊聊国外的大事和当前的热点,读读这份“家”里的报纸。

* * *

数字时代,重任在肩。我们感受着赵厚麟秘书长的深情,也记录下他40年海外生涯的种种感悟,从全新的国际视角回望我国通信业的巨大成就。

数字时代,美好在前。我们重温改革开放40年来通信业的崛起之路,总结往昔,期待未来,与通信业一起前行。

【采访手记】

深深同胞情

真是想啥来啥。

编辑部在策划“亲历与见证·改革开放40年信息通信业主题访谈”时,赵厚麟秘书长就是“必访人”之一。因为他远在瑞士,我们本想近日在网上采访他。恰逢赵秘书长回国且要来报社坐坐,难得的面对面采访机会啊!那天的北京格外冷,寒风刺骨。赵秘书长的行程十分紧张,到报社已是晚上6点多了,宾主稍微寒暄,便直接进入工作状态。赵秘书长饿着肚子欣然接受了我们近一个小时的突然采访。

每次与秘书长见面都很开心,也少不了叙旧忆往事。掐指数来,认识赵先生已整整15年了。2003年作为原信息产业部代表团唯一随行记者,我第三次赴日内瓦采访世界电信展。记得那次,由于长时间的飞行,我“上火”得很厉害,在法兰克福转机时就开始“失音”说不出话来了。可真着了大急——第二天就要采访电信展开幕式了。代表团一到日内瓦,迎接我们的时任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化局局长赵厚麟先生和夫人就带着我满大街地“求医问药”。不巧的是正赶上周末,日内瓦的许多商店都关门,好不容易才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药店买到了药,当时赵局长用流利的法语“谎称”我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有重要的采访任务,第二天要能“说话”。想想那药真的是“灵丹妙药”,第二天果然能顺利说话了。赵厚麟夫妇对国内同胞的关怀之情令我感动不已,一直念念不忘。

赵秘书长为人热忱、重情重义。这么多年但凡国内同行去国际电联或日内瓦出差,大多都去“老赵家”蹭过饭喝过粥。这都成了“圈里人”的美谈了。

赵秘书长很关注关心国内信息通信业发展变化。每次回国,时间再忙再紧,都会抽出时间“到下面走走看看”。2007年第七届中国信息港论坛在重庆召开,国际电联是大会的指导单位,赵秘书长发表了精彩的主旨演讲,受到了与会代表的高度评价。会后,我有幸陪赵秘书长去了青海、甘肃、陕西和山西等贫困地区,调研中国农村通信发展现状。一路走来,长途跋涉,秘书长不辞辛苦,与通信干部员工打成一片,不仅嘘寒问暖,还详细了解农村通信的难点、出路和发展模式,并一再叮嘱我要好好写写,在《人民邮电》报上反映反映。员工一开始还毕恭毕敬显得拘束,后来跟“老赵”有说有笑,像朋友似家人。他们私下对我说,他不像“联合国来的大官”。

后来,当赵秘书长惊悉,我们去过的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电信公司总经理英年早逝时,他很难受,共忆当年美好相遇,至今遗憾不已。

深深同胞情,拳拳报国心。赵厚麟先生是一个高智商高情商的人。令人敬佩!

点点滴滴,随笔随感。是为纪念!(郭小红)


在线客服
尊敬的客户您好,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我是今天的在线值班客服,点击“开始交谈”即可与我对话。
<--百度分享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