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peto,又一个爆款的短命社交APP?_新闻国际_北京

来源:未知 2018-12-27

估计QQ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式回到大众视野的。

就像十年前吃辣条跟十年后吃辣条的貌似是同一批人一样,十年前玩QQ秀玩得热火朝天的人,十年后都来玩Zepeto了。

10月20日开始霸榜APP Store中国区前十,目前稳居中国区免费APP排行榜榜首,如今已经蔓延至微信、微博、小红书等各大社交平台……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起,一度被“脸萌”支配的恐惧……

“QQ秀”回归

立体的卡通形象、高还原度的捏脸、可以装饰的背景、与朋友明星一起合照……

凭借这些并不十分新鲜的玩法,Zepeto居然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火爆了朋友圈。

套路基本上是这样:

第一步:拍照让Zepeto识别面部特征,创建好基本的个人虚拟形象。

第二步:针对面部进行精细打磨,俗称捏脸。

第三步:穿衣搭配,“房间”装饰

第四步:用虚拟形象开启你的社交之旅,制作表情包、拍视频、与同样开通了Zepeto的偶像、朋友“云合影”。

Zepeto还专门辟出了一个Discover版块,“人气飙升”、“ZEPETO PICK”、“为你推荐”应有尽有满足你的社交需求。

更魔性的是,Zepeto还带自备背景功能,好看的风景照,喜欢的明星照,全都可以拿来当做“到此一游”的背景。

好好的捏脸软件,忽然做起了社交,想法满分。

据了解,今年3月1日,韩国SNOW公司便推出了这一应用,9月,Zepeto开始出现在中国区榜单。

而在中国蹿红之前,Zepeto就已经在泰国、日本等海外市场获得了一票粉丝,尤其在亚洲多个国家受到较高关注。

氪金生意

当然在这个“不氪金都不好意思叫游戏的时代”,Zepeto也得有点自己的“活”法。

想要自己的虚拟形象美美美吗?

充值金币买买买吧,推荐的25块钱19900个金币,几套差不多点的衣服还是可以的。

当然不氪金也未必玩不下去,Zepeto还内置了一些小游戏或者每日任务,赚个百八十个金币也不成问题。

甚至看完了一个几十秒的无法退出的广告,也能赚个几百金币。

Zepeto看来是吃定我们了。

捏脸,拍照,发朋友圈,做起了Zepeto的“自来水”。

别小看了氪金的威力,要知道,会员、QQ秀和各类钻石特权等,这也是腾讯增值业务的发源之地,尤其是QQ秀,在涉足游戏领域之前,它和SP业务是腾讯最重要的两条营收“血管”。

如果换个角度,从王者荣耀的皮肤收入上看,虚拟形象的吸金属性则更加明显。腾讯内部人士曾向媒体透露过,王者荣耀最高日收入就可达到2亿,一个赵云皮肤一天收入就能达1.5亿!而这款游戏的大部分收入也主要来自用户购买英雄皮肤,比如最贵的鲁班七号的皮肤“电玩小子”要288.8元,而最便宜的皮肤也要近30元。

踩中了人们对于虚拟形象的喜爱,即便是这个服务器都不在国内的APP频频出现死机、卡顿、加载半天加载出了个白屏之后,人们对他的追逐也依旧不减。

意外的蹿红让Zepeto的制作团队有点懵。

但懵完了之后就得琢磨正事儿了。

现在Zepeto的中文版崽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注册了官微,进行了官宣——中文版官方团队今日起正式运营,但告别卡顿的中国版正式产品兴许还要等上一阵子。

“捏脸”江湖

说到这,人们也开始好奇,Zepeto的背后是何方神圣。

目前Zepeto在中国地区的运营则由B612团队支持。

对没看错,就是那个可以进行不同风格的贴图拍照、录像、涂鸦的现代自拍神器。

但更重要的是,去年5月,当贴图拍照成为新的风口时,同类型的Snow相机忽然宣布,与B612合并,成立新的相机应用“B612咔叽”。

而在去年2月,当年那个在《来自星星的你》中火爆了的通讯软件Line便已宣布将旗下包括B612自拍应用在内的照相业务转让给社交应用Snow,换取Snow的部分股权。

也就是说,在Zepeto的背后,自拍神器、贴图相机等一系列“美颜套路”早已融会贯通。

瞬间醍醐灌顶,无论是B612还是Zepeto,做的都是美化形象的生意。

如果回溯历史,这种生意也几乎从没断过线。

从2003年QQ秀诞生开始,虚拟形象的展示就被贴进了社交圈子,红钻玩法层出不穷,夸张的经典版和漫画般的时尚版满足各类人的不同需求,如果没记错的话,QQ秀似乎也有合照的功能……

正好十年后,捏脸王牌脸萌突然爆红。这款号称“拼出你的卡通头像”的APP一时间充斥了朋友圈QQ空间,毫不夸张的说,现在还有人用脸萌的形象做头像……

几乎同一年,来自加拿大的Bitstrips就已经爆红。因为可以制作自己的漫画头像,该应用用两个月的时间就登上了全球40多个国家的 App Store 榜首。

巧的是,如今脸萌的团队已经投身“美颜相机”领域,激萌相机Faceu就是脸萌团队的第二款作品。

时间到了最近,抖音上的漫画风格大头娃娃又突然走红,这背后也少不了iPhone的推波助澜。

iPhoneX横空出世的时候,就自带了这样一种技能:借助Memoji,从一个光头开始制作自己的形象,当然当时该功能仅限iPhone X ,且系统升级到 iOS 12 的用户才能享受。

如果把限制放的再宽点,这种游戏甚至早就在4399小游戏里火了,从十年前的换装到今天的奇迹暖暖、云裳羽衣……

而这种把2D的生意做到3D的也不在少数。

早前有一款叫做IMVU的产品也曾一度上升到了国内 App Store 社交榜单前三名。

创建了属于自己的3D形象之后进入到不同的场景进行社交,并和其他用户进行互动,甚至与Maxis开发的《模拟人生》都有异曲同工的效果。

但《模拟人生》是网游,IMVU在国内的推广力度又不够,再加上偏向欧美的画风并不是特别符合追求萌的亚洲人审美,因此而双双“归隐”。

所以说,虚拟形象从来不是个新事物,本质上Zepeto跟脸萌QQ秀并没有太大差别。

但他们背后的生意却不容小觑。去年10月,脸萌Faceu的C轮融资就已经达到了5000万美元,而脸萌的下载量也从去年5月底开始迅速攀升,四天内在iOS和Androd平台的下载量总计约120万。

所以说,爱美永远都不是一个会过时的生意。

“月抛”魔咒

2018年的脸萌、新款QQ秀,当Zepeto蹿红的时候,标签也一拥而上。

但不要忘了,当年的脸萌虽然红极一时,却没能逃出昙花一现的命运。

新浪科技曾在“脸萌你玩了多久?”的调查中发现,参与投票的155个用户中,有61.4%的用户表示自己“玩了几次就不玩了”,32.8%的用户表示“没玩过”,“现在还在玩”的用户只有5%。

Zepeto不是没有吸取前人的教训,而这也正是它在游戏本身的基础上,增添了社交的一大原因。

有了社交,就有粘合度,有了粘合度,就有未来。

从一个人的捏脸到一群人的捏脸,从一个人的世界到“去街道上寻找好友”,Zepeto似乎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做成一个社交软件。

明明更像是一款游戏,但在APP Store里的标签却是社交。

但社交的生意真的会比颜值生意好做吗?答案并不一定。

做社交生意的不少,但真正做好的并不多。

阿里做社交,支付宝上都能聊天,陌陌、探探更是层出不穷。

就连号称颠覆微信的子弹短信,在连续9天登陆苹果商店单榜榜首之后,以适用性不强而备受吐槽,也于瞬间销声匿迹。

为什么?知乎上有一条高赞评论。

“任何不能解决用户长期需求的产品,最终都会消失。”

“淘宝、京东解决足不出户的购物需求,微信解决了移动争端的通讯需求,知乎解决了十万个为什么的需求,而脸萌这类产品,最终定位就是用户生活中的附属需求,而非基本长期需求”。

而Zepeto更难的是,从零积累用户群。

毕竟有用户之后,开发其他项目容易,但反过来却难于登天。

举个例子,在截至2018年一季度的腾讯财报中,微信用户首次突破10亿,达10.4亿。而在2017年底,微信用户数尚只有9.89亿。

对于微信用户数的增长,腾讯在一季报中指出,小游戏的推出获得成功,令小程序生态系统整体受益。另外,为商家推出的扫码购功能为其智慧零售举措之一,提高了交易效率。

有了用户群,推出的其他一切尝试才有意义,最终更能反过来再作用于用户产生正增长,但如果反过来,尤其是在以人为本的社交领域,无异于平地起高楼。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的QQ秀逃脱了昙花一现的命运,十二生肖有哪些动物,但脸萌却没能逃脱“月抛”魔咒的原因。

而现在的真正难题是,在社交江湖纵横了20年的腾讯大魔王似乎已经无人能敌。

唯一可以突破的地方似乎是小视频社交。

头条系就向腾讯系发起过攻势。内涵段子大军一度过境,虽然随后被封,但其旗下的抖音短视频业务仍旧风头正盛。

在这个背景之下,腾讯出手就是30亿扶持微视的发展,但最终却收效甚微。

微视的用户数在今年2月才出现明显增长,截至今年5月活跃用户数为512万,约为快手的1/46、抖音的1/32。

如果说在即时通讯方面,打败腾讯的可能只有它自己,那么在弯道超车上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在线客服
尊敬的客户您好,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我是今天的在线值班客服,点击“开始交谈”即可与我对话。
<--百度分享代码-->